戕活

这是一个小号,不常登。

他人求长生

我求早死早超生

其实我没有什么好怕的,我哥成绩很好,上完大学后应该能找到一个很棒的工作,嫂子也很漂亮,他英语也很好。他会留下来。

我不一样,我英语很差,只有理科好一点,以后想去学医,但是医科很难考,我也没信心,而且医学生要解剖小动物,我觉得我是狠不下心来的,我唯一狠得下心来动刀子的人只有我自己。


总的来说就是,我觉得爸妈有没有我都没关系,甚至没了我他们会更好过一些。

但是我觉得,去死太简单了,我想试试活着。

就是这样。

好累啊,真的好累啊。

一睡着就做梦,梦里一片白茫茫的,我只知道那是一个迷宫,我要跑出去,然后我拼命跑,最后直到醒来我都还感觉我自己还在跑。

我想逃离什么?

老实讲,lofter是我唯一可以用来聊天的软件,我的QQ被我妈随时监控着,我不能聊天,不能随便交朋友,不能屏蔽父母,不能发说说,不能看空间……


“你为什么要看空间,那里面又有小说吗,还是说有漫画?”


就是这样。

对不起,这些挺负面的。


其实我挺希望爸妈离婚的,爸常年出差不在家,他一回家就嫌弃这嫌弃那,然后和妈吵架,为了外婆吵,为了外公吵,为了我吵,为了家具吵,为了电视吵。

他明天又要回家了,我很害怕。

我想用刀。

自残是我唯一的发泄途径,因为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正面的,我不敢告诉朋友。

对不起,非常抱歉。


我不想他回家,他一回家就开始吵架,他出差的日子是我最平静的时候。

我小时候被他丢到国外语言不通和别人说话,他说他在我身后,不懂就问,于是我放心大胆的就去了,后来一转头,他在远远的柱子旁,看着我一个人说不来听不懂,我快哭了,是一个美国人帮的我。然后他就笑嘻嘻的来跟我说,买到啦?

不止一次,不止一次。

我是真的很害怕,后来一段时间的社交障碍,别人一和我说话我就开始惶恐,后来因为有一次太怕了,有个阿姨夸我,我极度紧张之下回了一句:废话。我知道我犯错了,开始冒冷汗,父母逮着这件事说了三四年。

那段时间我不敢和别人说话,老师也不喜欢我。

我有写过遗书,被我爸翻出来嘲笑我,我写过日记,被我妈翻出来看得津津有味。

后来什么都不敢写,学会了憋在心里什么都不说。如果你见到我,绝对想象不出这些都是我写的,我很乐观很开朗,在学校一整天都是打打闹闹说说笑笑,他们考试考砸了我去安慰,但是其实我的分数更低。

就是这样了,对不起。后来我妈看到我的伤疤觉得不对劲,要我去看心理医生,我不去死活不去,告诉她,忍忍就好了,过两天就好了,再等等吧。

再后来我就不用刀了,那种小链子打人又痛又不留疤,我就该用那种了,不过我现在左手上有一个护腕,就算是有什么别人也看不出来。

其实爸妈现在这种情况,没离婚也和离婚了差不多。


对不起,心情很糟糕,语无伦次,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。因为有人告诉我,说出来会好一些。

很抱歉让各位看到这种很负面的东西,对不起。


新买了一个护腕,手腕的疤被完美遮住了。






对不起。

再努力一下吧,总会好起来的。

仔细想想,我似乎是我这辈子最后死掉的一个人呢。

我的刀被收了。

我妈应该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掐死我,毕竟我可不是个什么好东西。